首頁 > →文章交流

別把受委屈當成理所當然的事

別把受委屈當成理所當然的事
MESSAGE1

別把受委屈當成理所當然的事

作者:吳家宏 著作日期:111.10.07.

       喜歡韓劇的人多少都會看到一種共同的情節,在韓國的職場上充斥著一種獨特的企業文化,財閥把員工吃得死死的、前輩欺壓後進,光是稱呼不用敬語都可以是處罰的原因,受薪階級被欺壓受委屈彷彿是天經地義的事,當然,這是戲劇設定的張力,觀眾可以邊看邊罵或者選擇一笑置之,影視文化的輸出讓國人以為韓國的職場是逆來順受,外界的刻板印象也是如此,時至今日,韓國的企業文化的卻還存在許多不公不義的案例,每個案例都像剝洋蔥般,掀開的一層層都是淚,看到戲劇中韓國基層員工的遭遇,台灣人最能感同身受,因為,台韓歷經日本殖民、二次世界大戰到威權統治時期與經濟發展過程,有太多雷同之處,也同時並列亞洲四小龍,經濟穩定後,在勞工權益的爭取上,韓國工會展露出來的不是同受儒家教育下的溫良恭儉讓,剽悍程度遠遠超乎大家的想像,幾場勞工運動下來,外界可以看到工會對勞工權益的堅持,動輒遊行、肢體衝突、罷工、癱瘓秩序,不惜魚死網破也要達成目的,手段之激進,搞得勞資關係形同水火,連帶勞工立場也覺得尷尬。

       台灣自從1987年勞委會成立後,勞工意識也相對抬頭,在過渡期伴隨大大小小的激烈的勞工運動,真正能夠完美達成訴求目的其實不多,推敲因素,其中有部分勞工缺乏貫徹決心,有句話一直深植國人內心,就是「民不與官爭,窮不與富鬥」,勞資對立如同小蝦米槓上大鯨魚,企業用金錢優勢就足以擊垮米缸空空抗議員工的毅力,尤其,更害怕涉入其中會被資方秋後算帳,所以把受委屈與權益受侵犯完全合理化,到最後打退堂鼓的往往都是這些權益受損最大的人,逆來順受也成了勞工另一個擺脫不掉的標籤。

        工會的存在就是要打破既有的殼臼,台灣的工會文化相較韓國的激進顯然溫和許多,多數工會選擇磋商代替抗爭,抗爭不是不用,這是最後的手段,例如,近年來的華航與台鐵抗爭受社會大眾的注目,但是,伴隨而來的社會高成本卻也引發更多人的撻伐,在勞資衝突中如果走到這一步,沒有任何一方是贏家,因此,在民主日益開放的台灣,勞資關係的運作就如大小齒輪的帶動,勞資雙方釋出最大信任度,讓工會從中潤滑,衡量雙方都能接受的最小損害公約數取得平衡點,單方犧牲勞工權益再也不是理所當然的事。